<span id="dndxl"></span>

    <address id="dndxl"><address id="dndxl"><listing id="dndxl"></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dndxl"><listing id="dndxl"><menuitem id="dndxl"></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dndxl"></address>

      “咬住問題不放松”——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成效綜述之二

        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上強調:“中央環境保護督察制度建得好、用得好,敢于動真格,不怕得罪人,咬住問題不放松,成為推動地方黨委和政府及其相關部門落實生態環境保護責任的硬招實招。”

        啃最硬的“骨頭”,解最難的問題。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制度2015年建立實行以來,動真碰硬、攻堅克難,對生態環境違法行為形成強大震懾,推動一批影響重大、久拖不決的難題得到破解,切實解決了一批群眾身邊的突出生態環境問題。

        聚焦重大生態環境問題,通過督察推動整改

        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聚焦重大生態環境問題,堅持問題導向,持續傳導壓力,以督察整改為契機推動問題得到有效解決。

        強力推動,祁連山生態保護大見成效。

        祁連山是西北地區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1988年,國務院批準建立甘肅祁連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然而,祁連山自然生態曾因違規過度開發遭到嚴重破壞。習近平總書記多次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堅決整改。

        在督察推動下,自然保護區內探采礦項目全部關停退出,對水電站開展分類處置及生態修復,對旅游項目進行全面整改,核心區生產經營項目全部退出。

        大美祁連的景象又回來了。2019年8月2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甘肅考察時來到中農發山丹馬場有限責任公司一場。得知中央提出的整改任務已基本完成,祁連山生態環境修復和保護工作取得階段性成果,總書記給予肯定:“這些年來祁連山生態保護由亂到治,大見成效。”

        緊盯不放,內蒙古“一湖兩海”重現生機。

        內蒙古呼倫湖、烏梁素海、岱海,是我國北方生態安全屏障的重要組成部分。習近平總書記曾多次提及“一湖兩海”污染防治問題,強調“要對癥下藥,分別制定治理方案,既急不得,也慢不得,要按規律辦事”。

        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高度關注“一湖兩海”,多次指出治理抓得不緊、推進不夠等問題。2018年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回頭看”期間,督察組指出,內蒙古自治區及呼倫貝爾市在推進呼倫湖生態環境治理方面做了一些工作,但總體效果并不明顯,工程項目隨意調整,治理工作不嚴不實。

        把督察壓力化為治理動力。內蒙古全面推進綜合治理,從“治湖泊”向“治流域”轉變,使“一湖兩海”生機盎然。呼倫貝爾市把呼倫湖保護治理作為筑牢生態安全屏障的“頭號工程”,累計投資近50億元,組織實施七大類40項保護治理項目。如今,保護治理取得積極成效,呼倫湖的一池碧水潤澤草原、造福人民。

        吉林長白山違建高爾夫球場及別墅、廣西鳳山世界地質公園野蠻開采、海南違規圍填海、重慶縉云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違建突出......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嚴肅查處了一批突出問題,相關整改工作正在扎實推進并取得階段性成效。

        聚焦久拖不決的“老大難”問題,根治生態環境痼疾

        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盯到位,管到底,堅持“新賬”“舊賬”一起解決,推動一批積累多年的問題得到根治。

        開展專項督察。

        下塞湖是南洞庭湖的一處湖洲,位于湖南省益陽市沅江市與岳陽湘陰縣交界處,沅江部分于2002年納入國際重要濕地,湘陰部分于2003年劃入橫嶺湖省級自然保護區。2001年以來,夏某以生產和銷售蘆葦的名義承包了下塞湖,陸續修建矮圍,在其中非法捕撈養殖,盜采沙石,嚴重破壞濕地生態,影響行洪安全。2014年湖南省要求對矮圍進行整治,但是拆除工作進展緩慢,未達到整改要求。

        2018年5月,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辦公室專項督察組進駐益陽。沅江市和湘陰縣有關部門迅速行動,十余天時間里將矮圍和節制閘全部拆除,恢復原貌。

        緊盯重點問題。

        河北省河鋼集團石家莊鋼鐵有限責任公司建于1957年,隨著城市不斷發展,曾長期被包圍在石家莊市主城區,排污煙囪與城市發展日益格格不入。石鋼搬遷從2008年就開始提,但是一個幾千人的大廠要整體搬遷談何容易,問題一直拖下來。

        2018年,中央環境保護督察“回頭看”反饋意見:“石家莊市產業結構調整和重污染企業退城搬遷進展遲緩”。石鋼搬遷成了整改重點項目。

        河北省和石家莊市下定決心。2020年9月,石鋼主廠區正式停產,騰退出的上千畝土地“騰籠換鳥”。位于井陘礦區工業園區的新廠區于2020年10月順利投產。

        曝光典型案件。

        “開一處礦山,毀一片草原,損一方生態。”在內蒙古東北部霍林河區域,國家電投霍林河煤礦曾存在嚴重生態破壞問題。督察組將這一問題作為典型案件公開曝光后,國家電投以及通遼市、霍林郭勒市黨委政府均深刻反思,一場由督察整改掀起的“綠色革命”就此展開。

        霍林河煤礦礦山生態環境治理整改工作方案逐步實施,黨政干部包“山頭”督促指導。國家電投內蒙古公司一號露天礦,掛好“專家號”,推廣“土辦法”,打造了“自維持、免維護”的自然生態系統。

        如今,霍林河煤礦復墾綠化率提高到97%、植被覆蓋度由原來的35%以下提高到51.5%,礦山復墾效果初步顯現,生態功能得到恢復。僅用了兩年多時間,霍林河煤礦就成為生態礦山樣板。

        聚焦群眾身邊的“急難愁盼”問題,解決危害百姓的“小事”

        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上強調:“有利于百姓的事再小也要做,危害百姓的事再小也要除。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就要打幾場標志性的重大戰役,集中力量攻克老百姓身邊的突出生態環境問題。”

        水體黑臭、垃圾亂堆、油煙異味、噪聲擾民......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始終堅持人民至上,把這些事關人民群眾切身利益的“小問題”,作為督察關注的“大事情”,急群眾所急、想群眾所想,通過推動督察整改,切實解決了一批群眾身邊的突出生態環境問題。

        江西省南昌市麥園垃圾填埋場,承載著全市城市生活垃圾的填埋處理任務。隨著作業面積增大,場區垃圾和滲濾液產生的臭味問題日益突出,群眾強烈投訴。

        在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全力推動下,南昌市下大決心,累計投入約35億元,對麥園垃圾填埋場開展全面徹底整治。垃圾填埋場環境基礎設施建設顯著加強,徹底“改頭換面”。今年第一季度,麥園垃圾填埋場環境問題在日常信訪投訴中“歸零”。

        遼寧省沈陽市祝家鎮一處荒山,曾有9個污泥儲存坑,存放了約150萬噸含水污泥。附近小常王寨村的村民說,2017年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期間,群眾把問題反映到督察組。治理加力提速。堆存污泥清運,外運污泥無害化處置,現場回填復綠,這些整改任務均提前完成。同時,沈陽市累計投入1.55億元,對周邊裴家堡、小常王寨、常王寨3個村實施“宜居鄉村”建設。

        在督察推動下,不僅解決了困擾周邊人民群眾的突出生態環境問題,而且促進了宜居鄉村建設、提高了村民生活質量。

        在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區石板灘鎮,境內的石煤礦在經過持續多年的粗放開采后,曾經晴天灰塵漫天,雨天污水橫流。“村里沒有一口好水,也沒有一塊好田,就連空氣都嗆人。”石板灘鎮興隆橋村黨總支書記曾勇回憶說。

        2018年,石板灘石煤礦區的問題被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披露。按照“鎖水、控源、截流、治污、監控”的基本思路,當地政府打響生態修復治理攻堅戰。2021年6月,石板灘石煤礦遺留礦坑整改問題全面完成。

        周邊村民紛紛“點贊”:“治理之后,空氣好了,山青了,水綠了,溝里有魚了!”

        督察人員表示,“群眾滿意,是我們督察最大的動力。”“要把工作總結寫在群眾的家門口。”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開展以來,累計受理轉辦群眾生態環境信訪舉報28.7萬件,目前完成整改28.5萬件,取得了“中央肯定、百姓點贊、各方支持、解決問題”的明顯成效。
      【編輯:謝丹 雷昕】
      >>我要舉報

      衡陽日報電子報

      衡陽晚報電子報

      回頂部 到底部
      没有节制的索取

      <span id="dndxl"></span>

        <address id="dndxl"><address id="dndxl"><listing id="dndxl"></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dndxl"><listing id="dndxl"><menuitem id="dndxl"></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dndxl"></address>